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的星空

亮生于05年底,是全家的掌中宝、开心果!在雾霾城市中,我们一起寻找璀璨的星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爸爸讲那过去的故事33:晕车(16.8.4)  

2016-08-04 08:07:45|  分类: 过去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前几天咱们从姥姥家回家的路上,你经常回头逗猫,我说小心晕车,你妈当场反驳说:“我亮从小就坐车,她可不晕车。”

    我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,那晕车晕得叫一个厉害。第一次坐轿车,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吧,一进车门,就强忍不适;车子才启动五六米,我就迫不及待地叫停,推开车门嗷嗷大吐特吐起来。人家背后嘀咕说:“这孩子可怜噢,没坐车享福的命。”是呀,从此以后宁可坐公交车,也不愿意坐小车。那时候的小车,不像现在,喜欢封闭得严严实实的,而且有一股浓重的汽油味。我知道,包括你在内,有的人喜欢汽油味,但我很讨厌,小时候的我甚至讨厌到一闻就要作呕的病态地步。

    这种状况,一直持续到读大学。那时回家的路程,即是我盼望的,也是我所恐惧的。那时北京到杭州要坐36个小时的火车,已经是最快的K字头车(快车)了,火车上,我很少吃东西,除了面包和水,因为吃了都快吐出来,尤其是有味道的。下了火车,就坐汽车。那时候,也没有直达的旅游大巴,需要不停地换乘,一个县城一个县城地坐,能赶上哪趟车就坐哪趟车。有一次最后一班车也没赶上,就着灯光在路边的一个饭馆吃饭,吃着吃着听到了熟悉的乡音,于是打了招呼便搭乘上了货车。那时人心淳朴,不会彼此提防着会有劫车案的发生。在月光下,一辆孤独的大巴车不停地绕着盘山公路转呀转,似乎没有尽头。终于,发动机的冷却水沸腾了,热气从车头涌上来,打开车盖咕嘟咕嘟地冒着泡。于是,在路边找块大青石坐下,望着星空等着水泡安静下来。那样的夜色,是如此的安静,安静得令人想吟诵李白的《静夜思》。等车子最终抵达小镇的公路时,等跌跌撞撞地走过小巷扣响大门的门环时,等狗叫声刺破晨曦的宁静时,一切都熟稔得发慌,近乡情怯啊!

    这晕车的毛病啊,据说继承自你奶奶,因为你奶奶一样晕车晕得厉害。奇怪的是,你姑妈从来不晕车,所以她的血液里流淌了更多你爷爷的基因。我曾经悲哀地想,可能这一辈子我都要遭受晕车的折磨了,我也失去了周游世界的梦想。奇怪的是,当你越是畏惧一件事,躲着它,它就会越得逞,越发地折磨你。反之,如果你不把它当一回事,它真的就不是一回事了。我不再蔫蔫地耷拉着脑袋倚着窗户自艾自怜,而是自暴自弃地在滚滚车轮中看我心爱的小说,注意力不再集中于汽油味和颠簸,从一个字艰难地搬运到另一个字,到一目十行;我大口地吃饭,大声地欢笑,甚至拧过头来和伙伴们热闹地打牌。然后,有一天我突然惊奇地发现,我不晕车了,甚至比普通人还不晕车(但还是晕船,参见《难忘的海轮之旅(16.1.27)》);而且,你奶奶也不那么晕车,都是车坐多的缘故。

    从这件事上,我认识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: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,只需你愿意改变并为此付出努力。

    听爸爸讲那过去的故事33:晕车(16.8.4) - frog - 亮的星空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3岁看大,7岁看老
阅读(86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