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的星空

亮生于05年底,是全家的掌中宝、开心果!在雾霾城市中,我们一起寻找璀璨的星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夜之瞳4(17.8.18)  

2017-08-18 23:35:16|  分类: 写手の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不得不说,付晴不愧为精英人士,即便濒临崩溃,混乱的脑中还有一丝理智尚存。只要稍微正常点的人,都能看出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,留在快沉的船上一定是死路一条,打碎舷窗跳出去也不能百分百存活下来。但,只要有一丝希望,就不能放弃!要活下去,然后再让他们付出代价!

    付晴留恋地看了一眼姥姥的尸体,海水漫过脚踝,令付晴清醒过来。

    姥姥、林白,在天堂一定要好好的!

    付晴闭上眼睛,与大海融为一体。湿冷的触感麻痹了付晴的神经。

    也许,就这么死了,也挺好的。

    不行,不可以放弃!

    付晴猛地惊醒,是一场梦?不过,她看到船舱里坐着的男人后,不由得失落起来。回想起发生的事,付晴的眼睛干涩了几分。

   看向船舱中的那个背影,付晴神色有点复杂。虽然说他救了自己的命,谁知道他会是朋友,还是翻脸变成敌人呢?

    “啊,你醒了?”船舱里的男人转过身,仰了下头,露出草帽下一张小麦肤色的憨厚脸,“你好,我叫广贤。”

    “付晴。”付晴看到他的脸后添了几丝好感,但仍然不敢大意,“谢谢。”

    “啊?”广贤明显地楞了一下,接着打哈哈说举手之劳。

    两人坐在船舱里侃了几句,倒也算投机。

    广贤大名李广贤,只有一个老母亲,靠渔业维持生机,空闲时在镇上耍点杂技补贴家用。

    付晴也简单交代了一下自己,还有船上发生的诡异事件。谈到家人朋友莫名其妙死亡,付晴又难过又自责,控制不住哭了起来。渔夫拍拍她的肩,说了些安慰的话。付晴突然想到了什么,把头猛地一抬:“对了,我们这是往哪走呢?”

    “呃……”渔夫有些猝不及防,但也很快说了出来,“都这么晚了,开回你那边有点麻烦,就先回我的小镇吧。”付晴有些不愿,但人家都说麻烦了,她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什么。考虑到夜里海上的确危险,也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   “吶,就在前面了,你先下去等会儿我,我一会儿带你找地方住。”

    “好,”付晴犹豫了一下,“谢谢你了。”

    “没事。”

    真不能怪付晴多心,只因为那句古话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”。再说了,那虽然是老话,古时都有这个道理,现世愈乱,付晴不得不多留个心眼,况且,船上都……

 

    (亮爸点评:继斗篷男水手之后,出现了草帽男渔夫。呵呵,这似乎也是日漫中常出现的人物装扮。跟女主和作者一样,亮爸也看脸,这草帽男的形象,一般也是憨厚男的代名词。

    再好的写作,也需要修订。比如,“靠渔业维持生机”,首先,“生机”当为“生计”;其次,“渔业”显得大了,不如“打渔”。再如,“控制不住”和“哭”搭配固然可以,但比不上“抑制不住”,控制是根据人的主观意愿对事物的发展方向做出选择并加以实施,而抑制是制止事物已有的发展方向。某种程度上,在难过自责的情绪基础上,哭是趋势,难以阻挡,因此用“抑制不住”效果会更好。

    女主的心理演变描述很符合常态,没有突兀感,值得肯定。)

    小说:夜之瞳4(17.8.18) - frog - 亮的星空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